害怕悲剧重演,我的命中命中,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。

依然是SG飞翼×漂移的故事。这是个神经病的飞翼。不过没表现出来。

OOC是绝对的。


抓住你了。

飞翼难掩喜悦,狞红光镜曳泄兴奋,他紧紧捉握漂移手腕,扣紧手指将对方牢牢桎梏。挣扎无果,反而为自己增添伤痛,微喘置换气体时漂移开口。放手。他冷声。

你大可以把这只手臂留给我。飞翼戏笑作答。不然你就只能够留在这儿。

不该来到这个地方。漂移叹息,蓝色光镜光芒渐黯,他的模样与飞翼神似,无论是机体还是名姓,然而他们的性格却迥乎不同。看见对方的光镜因兴奋而烁亮,仿佛沁血般的猩红时他默然在心中添补一句。还有光镜。

我好像认识你。伴随飞翼吐出的言语,喷吐的热气涂抹在漂移的脖颈。不过那没关...

救人一词并不用于死锁身上并不合适,然而如今对漂移而言却是一个疯狂的执念。雷神听说了漂移疯狂、大胆、狂热、不可理喻的计划之后回应仅仅是一声叹息,他不曾阻止漂移赴死的探险,他仅能叹息。


我希望你能够活着回来。雷神说。


我不仅会活着回来,漂移冷静回应,我还会将飞翼带回来。


他启程寻找传说之中能够令人起死回生的神秘之地,跋涉千里之后漂移终究如愿,于是他许下不可理喻的心愿。荒芜星球上的瑟缩风流缱起他披着的破旧披风。回归水晶城之后他看到昔日飞翼好友们激动的言语:“飞翼回来了!”


然而漂移不曾注意对方崩溃的神情与惊惧的眼神。他匆匆狂奔向...

[千救]七年之痒

·不会起题目


梗概:为了避免他们关系的破裂(其实根本没有这回事),千斤顶必须得做点什么。


普神呀。救护车的光镜朝上翻去,据人类们解释这能轻松的表达自己的不屑,或是其他。千斤顶是如何做到悄无声息接近自己的呢?这令救护车费解,甚至有点烦躁。医官一向不愿把时间与精力浪费在无谓的思考上。


“噢。千斤顶。你是不是又想吃扳手了?”


千斤顶在他背后哧哧的笑:“当然不。Doc。”这个回答令救护车的光镜又向上翻了一回,他漫不经芯地询问,目光不曾从散发幽幽荧光的显示屏上挪移:“那你想做什么?”


千斤顶的手指灵巧,他清理掉怀...

挖地警,扮演游戏,强.拆.犯×警.察…真想看啊。

他五次来找茬,一次他们约会了

*红风/架空

*机体设定

*OOC


风刃的个性注定了她能轻而易举的融入这儿的环境。克劳迪娅站在吧台后,手中擦拭托盘的动作随着开口言语停滞半分:“他又来了。”

娇小的女性赛博坦人脸色一沉。风刃咬牙切齿:“他第一次来这里,说我做的拉花不好看,于是我为他重新做了五杯;他第二次来这里,因为啰嗦在酒杯里加了点对他而言很刺激的‘调料’,于是他把啰嗦送进医院躺了几个赛星月;他第三次来这里,指名道姓要我去为他点餐;他第四次来这里,将经常关顾的那位醉汉给打得半死,还瞎扯了理由,什么‘为了我的清白不受玷污’。”指关节几乎要嵌进托盆里,“这次他又要干什么?”

克劳迪娅示意风刃回头。

红蜘...

1 / 2

© 青濯 | Powered by LOFTER